艺苑邳州●侦探小说|王宏:没有尸体的凶杀案(上)

王宏,笔名苗希卡,出生于江苏省邳州市,现任职于邳州市公安局。受其父亲的影响,自幼酷爱文学,作品时常见诸于报端,曾获得省公安厅组织的散文比赛二等奖,三次获得徐州市举办的“青春杯”征文比赛优秀奖,多篇文章在中央级刊物上发表。先后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《完美恋人阿波罗》、《Lalita公主的魔幻衣柜》、《彪悍公主的驯奴法则》;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《投降吧,王子殿下》、《酷少的芭比恋人》等小说,并为父亲撰写个人传记《艺术人生》,现为天涯签约作者。

没有尸体的凶杀案

作者:王宏

凶手握的刀上还滴着血,可是尸体却不见了,尸体究竟在哪,这到底是不是谋杀案……

坟地魅影

凌晨一点,平安市银杏镇派出所的保安队长冯风开着警用面包车,带着几个保安队员在银杏镇辖区内巡逻,正是深夜,位于银杏镇的310国道上基本没有行人,偶尔有辆夜车经过,离老远闪着报警灯,看着有灯光忽闪,对面车放慢速度开过。

冯风缓缓开着车子,摇下车窗注视着周围的一切,看没有什么异常就把车子拐进了一条岔道。路面窄了许多,车子不由的颠簸了一下,冯风扶正方向盘,打开车前近光灯缓缓向前开去。

这条道上好像荒凉了许多,不像国道上还有夜车经过,偶尔听到远处有几声狗吠声,这是向附近村子方向开去。银杏镇本就不大,就那几条主街,步行半个小时就能晃过来,白天街道上还挺热闹,卖菜的、开店的、上街赶集的……熙熙攘攘人来人往,到了傍晚街道上便冷冷清清,天黑以后就很少有人出来了,住在镇上的人不多,大多住在镇上附近的村子里,所以天黑以后到处黑漆漆的,谁也不愿出来,大家都闭门待在家里。

虽然这是水泥路,但路两边是麦田,在夜色的笼罩下看不到边,只有无尽的黑暗。

面包车又拐了个弯,车灯在这黑暗的夜色中显的很单调和脆弱,像是随时都会被黑暗吞噬。车速又放慢了,风从车窗内吹进来,带着丝丝的声音。

坐在副驾的保安队员李凡不由打了个寒颤,连忙把车窗关上说:“冯队你怎么开这条道上了。”

“怎么了?”冯队盯着前面说。

“你不知道这路很邪乎吗?”说着两眼向车窗外瞅去,眼里闪过害怕的神色。

风变大了,传来呜呜的声音,在这空旷的地方肆无忌惮的发着狂,路两边是杂草丛生,不时的冒出几个坟头来,越往前走坟头就越多,还有成片成片的坟。

“冯队,调头吧。”李凡说。

“是啊,听说这条路上老出事,晚上根本没人敢走,白天也很少有人走。”坐在后面的保安队员罗少平也跟着说。

冯风没理会他们:“胆小鬼,有什么可怕的。”车子还是往前开着,坟头也密集了许多。

“听,像不像有人在哭。”坐在罗少平旁边的林浩竖着耳朵说。

“别瞎说,自己吓唬自己,哪有什么人在哭,只不过是风吹的声音……”话音未落,车子突然来了个急刹车。

三个保安队员疑惑的看着冯风,“队长,怎么了?”

“你们发现路边的坟堆里有人影吗?”冯风说这话的时候两眼看向前方右侧。

“队,队长,你开什么玩笑。”李凡颤抖着说,顺着冯风看的方向瞟了一眼,那里黑乎乎的,除了杂草就是几个坟头,哪有什么人影。

半个月牙努力的挣脱乌云的遮盖,时不时的露出来映的坟头影影绰绰。

“队长,你是不是眼花了,哪有什么人影。”林浩打开车窗向外望了望什么也没看见。

“我感觉路旁的坟堆里有个人影像在挖什么。”冯风依然盯着那个方向看。

三个保安队员听了冯风的话立时觉的头皮发麻,汗毛倒坚,后背发凉。李凡说:“队长这一点也不好笑,人吓人会吓死人的。”

冯风瞪了他一眼,“我说的是真的,凭我这么多年巡逻的经验,只要有一点异样也逃不过我的眼睛,快下车看看。”冯风边说边下了车,拿着警用电筒在路旁的坟堆里照来照去。

四个人照了半天没发现有什么异常,冯风使劲的揉了揉眼睛,莫非他真的眼花。

“冯队,可能是到了下半夜,你累了吧。”罗少平说。

冯风不再说什么上了车。

午夜骑车人

面包车又驶回了310国道上,向前开了不远就发现路边有个男子,背着背包,骑着辆绿色电动车,正由东向西行驶,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在路上骑车,冯风立刻放慢车速靠近询问。

“喂,大哥这么晚了怎么还在路上骑车,你是要去哪啊?”冯风摇下车窗问。

骑车人没想到有人跟他搭讪,便支吾了句:“我骑车,去去无锡打工。”

冯风听口音他不像本地人。“你是哪人啊?”

“陕西的。”

陕西的,半夜三更骑电动车去无锡,无锡离这又远着呢,这好像说不过去吧,难道这人脑子有问题?还是……冯风心里暗暗想着,借着车灯仔细的打量起这个人来,约40岁年纪,中等身材,说话含糊不清,眼睛有些迷茫,衣服上沾有泥土。他对其他三个保安队员说:“下去检查下。”

看到他们下车,骑车人有些慌张,“我就是一赶夜路的,你们想干什么啊?”

“我们是银杏镇派出所的,你不用怕,就是例行检查下。”冯风说。

骑车人不由的倒退了几步,下意识的摸了下身后的背包,冯风冲他们三个使了个眼色,他们从骑车人身上取下背包,骑车人眼里露出一丝惊慌,畏缩的站在那里。包里就几件衣服,别的什么也没有。

难道他就是赶夜路的人?

冯风心里仍存有疑惑,他让李凡骑着那辆电动车,他和罗少平、林浩把骑车人带上车先回所里再说。

坟地新发现

回到所里,冯风先向值班领导汇了报,然后由值班民警小吴作进一步的审问。

骑车人一口咬定,他就是陕西人,他骑电动车去无锡打工,夜里经过银杏镇就被带到派出所里来了。

民警小吴也很疑惑,半夜骑电动车去无锡脑子是不是真有问题啊,逻辑上不成立。可是骑车人却淡定的说:“骑自行车都可环游世界,骑电动车为什么不能去无锡?”这话倒把小吴给问住了,也不能说骑电动车去很远的地方就有问题吧。

小吴让骑车人出示身份证,从公安网上查到此人叫孙立,是陕西省西安人,38岁,这和他本人说的相符没有半点出入,公安网上也没有他的不良记录。还有,小吴也在公安网上查到了孙立在无锡的暂住证,证明他在无锡打过工,他没说谎。

小吴向冯风耸了耸肩,证明这人没有可疑。天蒙蒙亮了,孙立要求要走,说不能再耽误时间了,冯风有些不情愿的看向小吴,小吴小声说:“没有证据总不能老扣着人家吧。”看着孙立离开的身影,冯风有些丧气,今夜是怎么了,老觉的哪里不对劲,可又找不出原因,难道自己的判断真的有误。

还没到交班的时间,冯风依然带着队员开着面包车出去巡逻,但他脑子里还是闪着孙立的影子,他老觉的像是遗漏了什么。

“他奶奶的。”冯风正开着车突然大骂了句,然后掉转车头狂奔而去。三个保安队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冯风也没有跟他们细说,就把他们带到了夜里巡逻的坟路。

“快下车,再检查夜里我们找的地方。”冯风边说边迅速下了车。李凡三人也下了车莫名其妙的问:“还要找什么啊?”

“反正就是找可疑的地方。”冯风一头钻进坟头的后面,低着头不知在找什么。孙立身上沾的泥土,还有坟堆后面的人影,这不能不让冯风联想起来什么。

李凡三人也不再说话,他们知道队长肯定想起了什么,在派出所里这么久,可疑的地方他们还是能分辨出来的。

“队长,快看。”罗少平喊道。

就在罗少平的正前方有一小堆新土,像是被挖开又埋上的痕迹,周围都有杂草就这一小片上没有。

“把土扒开看看。”冯风急促的说。

四人很快扒开了土,一把刀被挖了出来,上面除了泥点外还有斑斑血迹,另外还有一部手机。冯风说:“立刻回所。”

夜里,他们光顾着找人影了,天黑他们没发现地上有被挖开又埋上的痕迹。

(未完待续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